English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正文

陈子季:职业教育与继续教育应变局 开新局

【来源:中国远程教育杂志 | 作者: | 编辑: | 点击量: | 发布日期:2020-11-06】

2020年10月29日—30日,由中国教育学会、中国高等教育学会、中国继续工程教育协会、中国成人教育协会、中国教育技术协会、全国高校现代远程教育协作组、国家开放大学指导,《中国远程教育》杂志社主办的2020(第十九届)中国远程教育大会在北京举行。

来自教育部,地方教育主管部门,相关行业部委、行业协会、研究机构,全国各高校网络教育、继续教育、成人教育学院,开大(电大)体系、职业院校,以及行业企业等数百位嘉宾和代表与会。

本届大会围绕“大变局 大挑战 大空间”这一主题,邀请来自政界、产界、学界众多大咖,从战略布局、产业发展、实践探索等多维度、多层次、多视角,进行主题分享。一场跨学科、多领域、专题性的终身学习与在线教育领域“智慧盛典”由此开启!

1.jpg

2020(第十九届)中国远程教育大会现场

2.jpg

 

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陈子季作主报告

今年大会的主题是“大变局 大挑战 大空间”,主题定的很有价值,高度契合当前我国教育发展的重要背景和发展的要义。变局是2020年的一个关键词,我跟大家分享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职业教育,二是继续教育,三是职业教育与继续教育如何统筹协调发展。

应变局:职业教育要从大有可为到大有作为

首先,要清楚职业教育的概念。职业教育的概念,包括学校职业教育、社会培训和企业内训。我们通常想到的职业教育是狭义的学校职业教育。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深刻阐明了我国职业教育的战略地位、类型定位、根本任务、办学方向等一系列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为职业教育改革发展指明了方向。特别是总书记在甘肃考察山丹培黎学校时提出的“职业教育大有可为”,就是对职业教育发展的殷切期望。国务院2019年1月出台《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开篇即是“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教育类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这是党中央、国务院对职业教育功能与地位的全新判断,也是职业教育“下一盘大棋、打一场翻身仗”的逻辑起点。这几年大家逐渐探索、认识不断深化,已经基本达成共识。

其次,要清楚什么是职业教育,如何改革破题发展。职业教育是一种面向市场的就业教育、面向能力的实践教育、面向社会的跨界教育,是教育、是经济,更是民生。

国务院印发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为新时代职业教育改革发展明确了施工图。2020年9月,教育部等联合印发《职业教育提质培优行动计划(2020—2023年)》,既是对“职教20条”部署的改革任务进行再分解、再落实,又突出了提质培优、增值赋能这条主线,绘制了未来三年职业教育质量革命的“作战图”。

落实好《行动计划》,要把握好“提质”和“培优”这两个关键词。所谓“提质”,就是要围绕思想政治教育、“三教”改革、产教融合与校企合作、治理能力提升等重点难点进行攻坚,提高职业教育内涵质量。所谓“培优”,就是要建设一批高水平的职业学校、专业、实训基地、教学团队,打造职业教育品牌。把这两者归结起来,就是要通过职业教育的高质量发展给产业增值,为学校、教师、学生赋能。

再次,要清楚职业教育的大事件、大动作。除上述提到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和《职业教育提质培优行动计划(2020—2023年)》外,还有值得关注的大事件、大动作:

一是实施“双高计划”。去年教育部联合财政部推出高水平职业学校和高水平专业群建设计划,即“双高计划”,计划已经开始实施,效果已逐渐显现。下一步,将稳步推进职业教育本科试点。

二是筹备召开全国职业教育大会。今年中共中央、国务院要召开“全国职业教育大会”,目前已正在筹备,大会有望在11月份召开,相信这次大会的召开将解决长期困扰职业教育一直没有解决的问题。

三是修订《职业教育法》。1996年国家颁布《职业教育法》,目前已不大适应,因此将《职业教育法》列入修订计划。《职业教育法》修订完成颁布后,职业教育会迎来真正的大改革、大发展。特别提出“职业高等教育”概念,与“普通高等教育”并列,提出部分高职学校、高职学校的部分专业可以经过一定的程序,办本科层次职业教育。

四是推动职业教育高地建设。在教育部部长陈宝生部署下,在全国范围内推动了职业教育高地建设。继部省共建山东职业教育高地后,8月,又推动了技能甘肃、江西创新高地建设,形成东中西相互呼应、相互促进之势。后续启动江苏的苏州、无锡、常州,接下来要启动成都、深圳、厦门,以及浙江的温州、台州。中国职业教育高地建设蓬勃发展,职业教育逐步呈现出通过大改革实现大发展的良好态势。

应变局:继续教育要从稳中向好到支撑服务全面终身学习

相较于职业教育而言,继续教育要破解的难题更多,挑战也更大。继续教育是法定的国家教育制度。2015年12月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第二十条明确提出“国家实行继续教育制度”。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要积极发展继续教育”。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办好继续教育”。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要完善职业技术教育、高等教育、继续教育统筹协调发展机制”。陈宝生部长在2020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讲话中明确提出,“构建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教育体系,继续教育要在供给能力和服务水平上下功夫。”

2019年12月,教育部印发《关于服务全民终身学习 促进现代远程教育试点高校网络教育高质量发展有关工作的通知》,对高校网络教育提出了新的期望和新的要求。2020年9月,教育部印发《国家开放大学综合改革方案》,支持国家开放大学成为我国终身教育的主要平台、在线教育的主要平台和灵活教育的平台、对外合作的平台,成为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重要力量和技能社会的有力支撑。2020年10月,教育部修订颁布《高等教育自学考试考务工作规定》《高等教育自学考试考籍管理工作规定》,促进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更好地适应新形势新要求。

接下来,我们将围绕构建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教育体系的目标和任务做几件事。

一是深化改革。要牢牢把握时代变局和特征要求,保持发展的主基调不变,以改革促发展,以改革促转型。

二是清晰定位。继续教育是我国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教育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国家的基本教育制度。要加强制度设计,要把继续教育这一国家教育制度的地位落实到位;要加快制定公共政策,提供适应新形势的政策体系;要广泛宣传,让继续教育深入人心,形成积极的舆论氛围和环境。

三是加大供给。应是有质量高质量的供给,我国目前有8亿多劳动力,2.5亿老年人,8亿多农村居民,近3亿农民工,继续教育的需求是非常多样的,继续教育供给不仅是提供教育机会,而是能提供群众满意度高的、社会声誉好的教育机会。

四是完善体系。对于非学历继续教育,要进一步鼓励、引导、支持其大力发展。对于学历继续教育,要进一步统筹协调,使其健康可持续发展。学历继续教育的六种形式总体上具有服务对象一致、服务目标一致、技术应用类似等共同特点,要对学历继续教育开展全面深化改革,实现办学形式融合、统一人才培养要求、入口放开、出口有标准,真正实现“宽进严出”,体现出继续教育的规律和特色。

五是提升水平。必须根据成人学习特点来设计继续教育的教育教学过程,绝不能是对普通教育的“移植嫁接”。继续教育的专业设置、课程体系、支持服务要体现继续教育的办学特色,体现继续教育的育人规律。

六是强化保障。学历继续教育的办学要在人财物方面予以其他类型教育一样的重视、投入和支持。社区教育、老年教育是民生工程的重要抓手,需要地方政府予以支持。

开新局:职业教育与继续教育要统筹协调发展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要“完善职业技术教育、高等教育、继续教育统筹协调发展机制。”《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和《加快推进教育现代化实施方案(2018—2022年)》,明确要求建成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现代教育体系,推进基础教育、职业教育、高等教育和继续教育协调发展,学历教育和非学历教育、职业教育和职后教育、线上学习和线下学习相互融合,学校教育与社会教育、家庭教育密切配合、良性互动,建成人人皆学、处处能学、时时可学的学习型社会。下一步,我们将在职业教育与继续教育统筹协调发展方面的六条路径进行探索。

第一,完善职业教育体系建构。职业教育体系是双轨双通的,是职前职后的,涵盖学校职业教育和职后继续教育,是一体化构建的而不是某一个阶段或环节。第二,补齐关键制度。 推动职业教育考试招生等关键制度改革,加快国家资历框架和学分银行建设。第三,推动职业院校广泛参与继续教育,尤其是加强职业培训。第四,推动高校继续教育学院开展职业教育本科试点。第五,加快开放大学转型发展,做强做大开放大学体系。第六,加强各类职业导向的培训,鼓励行业企业和市场力量积极参与。

(作者:陈子季,系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